中央人民政府 | 遼寧省人民政府
無障礙瀏覽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?>?鐵嶺告訴你?>?古銀州考證
古銀州考證

??? 富州與銀州都是古地名。傳統說法認為,富州是鐵嶺置邑之始;先富州而后銀州再新興、鐵嶺,一脈相承。其實,鐵嶺城的歷史不是從富州開始的,許多人把公元698年前后所建的富州當作鐵嶺歷史的起點,主要是對遼北古代歷史了解不夠。康熙十六年董國祥編第一部《鐵嶺縣志》時,由于當時條件所限,對歷史的考證尚缺少現代的手段,誤認為今天鐵嶺這個地方是唐時渤海國所在地,將渤海國在古越喜故地所置之富州當作鐵嶺之始。在此后的幾個世紀里,鐵嶺的各種地方史書、文章,皆承囿這一現成說法,未作考證,陳陳相因,使這一歷史錯誤一直延續了幾百年。

??? 鐵嶺無鐵,銀州無銀,曾被許多人視為歷史之謎。使之成謎的原因是歷史的斷裂或錯位。而由富州改為銀州則是歷史斷裂的“斷點”,找到這個斷點,才能正確地解釋鐵嶺的歷史。

??? 那么,富州與銀州究竟是什么關系?此事還須從渤海國說起。渤海國是唐中期由靺鞨人在北方建立的。《舊唐書》把其列為“北狄”篇中。靺鞨為古肅慎族后裔,隋唐之際分為七部,以所居之地分別稱為黑水靺鞨(居于黑龍江流域)、粟末靺鞨(居于粟末水流域,即今之松花江)等等。靺鞨人依山負水,掘地為穴,架木覆土,群聚而居。他們射獵,種植粟、麥,飼養家畜,也有當時比較發達的冶金、冶銀及手工藝制做。唐高宗時,曾派大軍東征高麗,將一部分粟末靺鞨人和高麗人徙居營州。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(696),居于營州的契丹人反唐,武則天派大軍征討,居于營州的粟末靺鞨首領乞乞仲象乘機帶領靺鞨人和高麗人東走。途中乞乞仲象戰死,其子大祚榮以靺鞨、高麗之眾擊敗唐軍,回到靺鞨故地。大祚榮在奧婁河畔的東牟山修筑城堡(今吉林省敦化縣敖東城),并于圣歷元年(698)建立政權,稱震國(又作振國)。這一期間,由于唐朝宮廷內爭,東北方面長期無人答理。14年后,唐玄宗李隆基即皇帝位,想起在遙遠的北方還有這么一大片地方要管。便于登基第二年即公元713年下詔,封大祚榮為渤海郡王。唐王朝的本意,是想通過冊封,使大祚榮明了他與唐朝的歸屬關系。大祚榮從此改稱渤海國(翦伯贊:《中國史綱要》上冊,第492頁)。

??? 大祚榮死后,其子大武藝繼續統一靺鞨和高麗諸部,使其政權擴大到今烏蘇里江、黑龍江、牡丹江、松花江、鴨綠江直至大海的廣大地區。天寶末年,渤海國彷唐朝的建置,以上京龍泉府(今黑龍江省寧安縣東京城)為京都,境內設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。在古越喜國故地置一府名懷遠府,府下置達州、越州、富州等共九州(《渤海國記》中)。但這時的富州,并不在今天鐵嶺這個地方。將富州和后來的銀州聯系起來,應當是在200年后的遼代。渤海建國200年后,中國北方的契丹族崛起。公元907年,契丹首領耶律阿保機歷經南北征殺,以臨潢府(今內蒙古巴林左旗境內)為上京建立了契丹國(公元937年,其子耶律德光改國號為大遼,尊耶律阿保機為遼太祖)。公元926年,遼太祖北征并平滅渤海國,將渤海國改為東丹;留其長子耶律倍鎮之,耶律倍為人皇王,史稱東丹王。當年,遼太祖還軍途中病死于扶余城,死后將王位傳給了次子耶律德光,是為遼太宗,當年改元為天顯元年。這使得原為太子的耶律倍悶悶不樂。天顯二年(927),東丹丞相耶律羽之以渤海舊民“今居遠地,恐為后患”為由上奏遼太宗,請遷渤海民于梁水(今遼南一帶)之間,耶律德光亦恐其兄生變,遂于次年開始大規模遷徙渤海國舊民。

??? 契丹人強迫渤海人遷離故土,規模之大,歷史罕見。早在天顯元年平滅渤海之時,就已將渤海宗室及軍俘大批遷住臨潢府(今內蒙古巴林左旗),天顯三年(928)十二月,遼太宗根據耶律羽之建議,將渤海遺民大批南遷遼東地區。經過這兩次大遷徙,渤海五京十五府居民幾乎全部被遷離原地。據史載,其所遷去向大體為:上京龍泉府民一部被遷到臨潢府西,大部被遷到今遼陽市;中京顯德府民少數被遷至老哈河流域,多數分遷至今遼寧北鎮、沈陽、遼陽一帶;東京龍原府民遷今遼寧鳳城縣附近;南京南海府民遷到海城、營口、鞍山一帶;西京鴨綠府民被遷到上京臨潢府南;夫余府民被俘者移居臨潢府西;定理、安邊二府民遷往沈陽及以北的鐵嶺縣懿路一帶;率賓府民被遷至北鎮縣附近。東平府民被遷至遼寧新民、鐵嶺的中固、康平一帶;鐵利府民分別被移居遼上京西北、西拉木倫河、長春市北、沈陽市西南的渾河北;懷遠府民遷至鐵嶺縣及遼河上游地區。據稱,渤海遷民總數多達九萬四千余戶,四十七萬余人(《渤海史入門》,第45頁。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,民族歷史研究室編)。那位東丹王耶律倍先遷到今遼陽,后居醫巫閭,然終覺憋悶,遂于天顯五年十一月從今葫蘆島一帶乘船渡海,投奔后唐。行前在岸邊留下一塊木牌,上寫二十字漢字詩:“小山壓大山,大山全無力,羞見故鄉人,從此投外國”。七年后,耶律倍為后唐所殺。此雖為題外話,但今鐵嶺銀州之設,系與耶律倍南遷有關,就是說,今天銀州這個地方設城是在公元928年以后。

??? 銀州之名,首見于《遼史》:“銀州,富國軍,下,刺史。本渤海富州,太祖以銀冶更名,隸弘義宮,兵事屬北女直兵馬司。統縣三:延津縣:本渤海富壽縣,境有延津故城,更名。新興縣:本故越喜國地,渤海置銀冶,嘗置銀州。永平縣:本渤海優富縣地,太祖以俘戶置。舊有永平寨”(《遼史·地理志》二,中華書局印本,第469頁)。這里,《遼史》基本說明了富州與銀州的關系,即銀州“本渤海富州”。同時,《遼史》還記載了“新興縣,本越喜國地,渤海置銀冶,嘗置銀州”。就是說,渤海國在新興縣置銀冶,并且曾經置過銀州。但今鐵嶺不在渤海國的區域內,從遼代大范圍遷民的歷史背景可以斷定,銀州是遼將原渤海國設于越喜故地的富州更名后南遷過來的。就是說,現今鐵嶺這個地方,歷史上從未有過富州。

??? 《遼史》不僅說明了富州與銀州的關系,同時也說明了將富州更名為銀州的原因,即“太祖以銀冶更名”。如果仔細查閱一下各代有關鐵嶺地方歷史的史志書籍,你會發現,根本找不到在今銀州區這一帶有銀及銀冶的記載。民國初,東三省曾進行過大范圍的地礦調查,也沒有關于銀州有銀的記載。因而,在很長時期內,銀州之銀,都被視為鐵嶺一謎。

??? 銀州無銀,鐵嶺無鐵,這是歷史上地名僑置常見的現象。那么,古代的富州究竟應在何處?根據史籍所記,富州所在應具備四個條件:其一、為古越喜國故地;其二、黑水靺靺曾經居于其地或正在居于其地;其三、渤海國設其地為懷遠府;其四、其地產銀。只有這四個條件完全具備,才能做出正確的推定。

??? 首先,看一看越喜國和黑水靺鞨。越喜是隋以前的民族名稱,隋以后為黑水靺鞨之一部,唐代黑水靺鞨共有十六部,如:黑水部、拂涅部、鐵力部、越喜部等等,統稱黑水靺鞨。黑水靺鞨其地在今松花江以北,黑龍江流域,其南有粟末靺鞨,黑水部從未到過今鐵嶺一帶。

??? 其次,再看富州所在的渤海國與懷遠府。渤海疆域,約經過了一百二十多年才最后固定下來。盛時的渤海區域四至,《新唐書·渤海傳》載;“地直營州東二千里,南比新羅,以泥河為境,東窮海,西契丹。”《舊唐書·渤海傳》說:“其地在營州之東二千里,南與新羅相接。越喜靺鞨東北至黑水靺鞨。”合兩書所載,即南以泥河與新羅相鄰,東臨海,西接契丹,北至黑水靺鞨。比今地理,通行說法大體為:南至朝鮮德源附近的龍興江,東瀕日本海,西在吉林省乾安、長嶺和雙遼一帶與契丹相接,北達黑龍江省依蘭縣北,并以此為基點,東約沿七星河或撓力河越烏蘇里江,再沿比金河至日本海;西南方,約東起朝鮮孟山附近,越大同江后再過清川江,在義州北越鴨綠江,過丹東市北,再經撫順與新賓間、開原與昌圖縣間,達于雙遼縣境。在這個區域內,設有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。懷遠府應在這一區間。

??? 《渤海國志·地理志》載:“越喜部在黑水東南,今三姓以東至海地”。和田清在《東亞史研究》中,認為越喜故地當在同江縣東南。譚其驤等發表在《歷史研究》1974年1期上的論文中說,“懷遠府故城在今黑龍江同江縣南”。譚氏主編的《中國歷史地圖集》,置懷遠府于黑龍江以南,烏蘇里江下游以西至鶴崗市一帶。

??? 最后,我們再看看渤海的銀冶。銀州是以銀冶而得名,渤海盛銀冶,史書多有所載。“渤海產金、銀。在和龍北大地、寧安上京遺址、敦化六頂山等渤海國遺址都出土有金帶、銀釵等金銀飾件。公元814年(朱雀二年),渤海使臣高禮向唐朝進獻金、銀佛像各一個”(王承禮:《渤海簡史》第98頁。超星數字圖書館,SS10062650)。“渤海國有高度發達的金銀細作工藝”(翦伯贊:《中國史綱要》第493頁)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前蘇聯史學者從1935年開始對渤海史研究的考古發現,他們在黑龍江流域、松花江下游一帶,發現并發掘了一些靺鞨的文化遺存,在一處房址中,發現了18個完整的和6個殘損的熔煉金屬的坩鍋,“其中有14個已經用過:鍋壁掛有各種顏色的金屬凝結物,有幾個坩鍋的壁上掛有黃金和白銀的遺痕。坩鍋的壁較厚,上部厚為5--7毫米,底部厚達10--12毫米。高6--9公分,口徑4.5--7公分”。“大坩鍋可以容納300~400克金屬。這些金屬足夠用來鑄造刀、箭頭等等。小坩堝可以熔化70~100克金屬,可以用來鑄造一些小型飾物”(E·N ·杰列揚維科:《黑龍江沿岸部落》,第62頁。超星圖書館 SS10062276)。這些考古資料是判斷渤海國銀冶比較發達的基礎。

??? 根據前面所說的四個條件,按照《中國歷史地圖集·渤海》所標今黑龍江岸邊的同江縣至鶴崗市一帶為懷遠府地,那么還應該看這一帶是否產銀,如果此處無銀,則不可能是懷遠府地。經查資料,鶴崗周邊有許多古遺址,如鶴崗梧桐河古城遺址,鶴崗以西的南岔、金山屯、烏馬河遺址等,特別是據鶴崗西幾十公里有一地名西林,今為黑龍江省重要的白銀產地,“主產鉛、鋅、硫化鐵、白銀” .將此四個條件合至一處,可以初步推定,古渤海國的富州或新興縣應在今黑龍江省鶴崗市以西的西林一帶。

??? 至于把現今銀州當做當年銀冶發達之地,純系對《遼史》的誤解。《遼史》所記“太祖以銀冶更名”指的是位于黑龍江的越喜故地,當年位于越喜故地的富州及新興縣銀冶比較發達,公元926年遼太祖滅渤海時,以銀冶故將其更名為銀州;公元928年東丹國南遷,將懷遠府民遷至今鐵嶺一帶,已由富州更名為銀州的原懷遠府銀州被遷到現今鐵嶺縣仍名銀州,同時遷來的還有新興縣、富壽縣、優富縣。后來金代廢銀州置新興縣,亦與其在渤海時期曾名新興有關。這或許可以比較完整解釋“以銀冶更名”這句話的全部含義。

??? 綜上所述,鐵嶺城的歷史并非始于富州,富州是渤海國最初設于黑龍江一帶的城邑,后來遼滅渤海,以其地盛銀冶之故,更名為銀州。兩年后將其州縣及屬民南遷至今鐵嶺縣地,仍名銀州。據此而論,說鐵嶺城的歷史始于唐朝是不正確的;說鐵嶺置邑始于富州是不確切的;鐵嶺城的城史應從遼代銀州開始。

??? 近年,對于銀州之名也曾出現另外解釋。1998年《鐵嶺日報》第四版刊登一篇周向永先生之作《遼北史地考疑二則》,其中一則《銀州之銀非由銀冶》,對解銀州之謎可作一說。

《銀州之銀非由銀冶》:

??? “銀州名源,多以《遼史》載“太祖以銀冶更名”為據,凡涉及于此的文字皆作如是說,輾轉引述,陳陳相因,庶幾成為定論。但若細細追究起來,銀州因銀治得名說,還真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。鐵嶺無銀礦。文物普查和各類文物調查所發現的各時期古遺址中也不見銀冶遺跡。或以柴河鉛鋅礦當之,筆者亦曾就此進行過專項調查,所見及采集標本,多為明清遺物,明以前遺物不見。以柴礦作古銀治之說,缺乏考古資料的實證根據。

??? 考銀州之“銀”,當由“延津”二字急讀得之。延津州是唐在這一帶新置十四個羈靡州之一,歸屬唐安東都護府。筆者曾著文詳考,其舊址在今鐵嶺縣催陣堡鄉張樓子村附近,為一土筑山城,現南北門甕城結構、附墻馬道、墻上瞭望臺等遺跡保存尚好,城內陶器殘片就豐厚論,實屬罕見。

??? 延津名謂,易使人想到津梁渡口,張樓子山城東南墻下雖有凡河婉蜒西流,然史籍中未見此處有過津梁敷設的記錄。古人向以天上星宿對應地上州域,如燕冀與箕、尾二宿的關系,遼南京之析津府,今海城附近的析木鎮稱名等等皆屬此例,此延津者亦然。史載,在唐軍薄臨今之岫巖之際有一銀城“自拔遁去”,而且跑到了“數百里”之外,落腳在哪沒能確指。以史籍中記載的當時戰事分析,銀城遷徙除北遁外別無它路,跑到今張樓子村附近傍河筑城,又有不遠處的今催陣堡山城以作依托,極有可能。銀者,銀河也;銀河渡口,稱天漢之津。唐政權取其“銀”義,因老路改而稱作“延津”;此后遼據其地,又以野老傳聞之音或今已不見的宮廷史料,更“延津州”為“銀州”,如合符契,順理成章。而以銀州之銀為銀冶,正如以鐵嶺為鐵礦之嶺一樣,皆屬因字生訓之例,不足憑信。”(原載《鐵嶺日報》1998年7月8日第四版)

信息來源:《鐵嶺歷史與文化》

??? 富州與銀州都是古地名。傳統說法認為,富州是鐵嶺置邑之始;先富州而后銀州再新興、鐵嶺,一脈相承。其實,鐵嶺城的歷史不是從富州開始的,許多人把公元698年前后所建的富州當作鐵嶺歷史的起點,主要是對遼北古代歷史了解不夠。康熙十六年董國祥編第一部《鐵嶺縣志》時,由于當時條件所限,對歷史的考證尚缺少現代的手段,誤認為今天鐵嶺這個地方是唐時渤海國所在地,將渤海國在古越喜故地所置之富州當作鐵嶺之始。在此后的幾個世紀里,鐵嶺的各種地方史書、文章,皆承囿這一現成說法,未作考證,陳陳相因,使這一歷史錯誤一直延續了幾百年。

??? 鐵嶺無鐵,銀州無銀,曾被許多人視為歷史之謎。使之成謎的原因是歷史的斷裂或錯位。而由富州改為銀州則是歷史斷裂的“斷點”,找到這個斷點,才能正確地解釋鐵嶺的歷史。

??? 那么,富州與銀州究竟是什么關系?此事還須從渤海國說起。渤海國是唐中期由靺鞨人在北方建立的。《舊唐書》把其列為“北狄”篇中。靺鞨為古肅慎族后裔,隋唐之際分為七部,以所居之地分別稱為黑水靺鞨(居于黑龍江流域)、粟末靺鞨(居于粟末水流域,即今之松花江)等等。靺鞨人依山負水,掘地為穴,架木覆土,群聚而居。他們射獵,種植粟、麥,飼養家畜,也有當時比較發達的冶金、冶銀及手工藝制做。唐高宗時,曾派大軍東征高麗,將一部分粟末靺鞨人和高麗人徙居營州。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(696),居于營州的契丹人反唐,武則天派大軍征討,居于營州的粟末靺鞨首領乞乞仲象乘機帶領靺鞨人和高麗人東走。途中乞乞仲象戰死,其子大祚榮以靺鞨、高麗之眾擊敗唐軍,回到靺鞨故地。大祚榮在奧婁河畔的東牟山修筑城堡(今吉林省敦化縣敖東城),并于圣歷元年(698)建立政權,稱震國(又作振國)。這一期間,由于唐朝宮廷內爭,東北方面長期無人答理。14年后,唐玄宗李隆基即皇帝位,想起在遙遠的北方還有這么一大片地方要管。便于登基第二年即公元713年下詔,封大祚榮為渤海郡王。唐王朝的本意,是想通過冊封,使大祚榮明了他與唐朝的歸屬關系。大祚榮從此改稱渤海國(翦伯贊:《中國史綱要》上冊,第492頁)。

??? 大祚榮死后,其子大武藝繼續統一靺鞨和高麗諸部,使其政權擴大到今烏蘇里江、黑龍江、牡丹江、松花江、鴨綠江直至大海的廣大地區。天寶末年,渤海國彷唐朝的建置,以上京龍泉府(今黑龍江省寧安縣東京城)為京都,境內設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。在古越喜國故地置一府名懷遠府,府下置達州、越州、富州等共九州(《渤海國記》中)。但這時的富州,并不在今天鐵嶺這個地方。將富州和后來的銀州聯系起來,應當是在200年后的遼代。渤海建國200年后,中國北方的契丹族崛起。公元907年,契丹首領耶律阿保機歷經南北征殺,以臨潢府(今內蒙古巴林左旗境內)為上京建立了契丹國(公元937年,其子耶律德光改國號為大遼,尊耶律阿保機為遼太祖)。公元926年,遼太祖北征并平滅渤海國,將渤海國改為東丹;留其長子耶律倍鎮之,耶律倍為人皇王,史稱東丹王。當年,遼太祖還軍途中病死于扶余城,死后將王位傳給了次子耶律德光,是為遼太宗,當年改元為天顯元年。這使得原為太子的耶律倍悶悶不樂。天顯二年(927),東丹丞相耶律羽之以渤海舊民“今居遠地,恐為后患”為由上奏遼太宗,請遷渤海民于梁水(今遼南一帶)之間,耶律德光亦恐其兄生變,遂于次年開始大規模遷徙渤海國舊民。

??? 契丹人強迫渤海人遷離故土,規模之大,歷史罕見。早在天顯元年平滅渤海之時,就已將渤海宗室及軍俘大批遷住臨潢府(今內蒙古巴林左旗),天顯三年(928)十二月,遼太宗根據耶律羽之建議,將渤海遺民大批南遷遼東地區。經過這兩次大遷徙,渤海五京十五府居民幾乎全部被遷離原地。據史載,其所遷去向大體為:上京龍泉府民一部被遷到臨潢府西,大部被遷到今遼陽市;中京顯德府民少數被遷至老哈河流域,多數分遷至今遼寧北鎮、沈陽、遼陽一帶;東京龍原府民遷今遼寧鳳城縣附近;南京南海府民遷到海城、營口、鞍山一帶;西京鴨綠府民被遷到上京臨潢府南;夫余府民被俘者移居臨潢府西;定理、安邊二府民遷往沈陽及以北的鐵嶺縣懿路一帶;率賓府民被遷至北鎮縣附近。東平府民被遷至遼寧新民、鐵嶺的中固、康平一帶;鐵利府民分別被移居遼上京西北、西拉木倫河、長春市北、沈陽市西南的渾河北;懷遠府民遷至鐵嶺縣及遼河上游地區。據稱,渤海遷民總數多達九萬四千余戶,四十七萬余人(《渤海史入門》,第45頁。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,民族歷史研究室編)。那位東丹王耶律倍先遷到今遼陽,后居醫巫閭,然終覺憋悶,遂于天顯五年十一月從今葫蘆島一帶乘船渡海,投奔后唐。行前在岸邊留下一塊木牌,上寫二十字漢字詩:“小山壓大山,大山全無力,羞見故鄉人,從此投外國”。七年后,耶律倍為后唐所殺。此雖為題外話,但今鐵嶺銀州之設,系與耶律倍南遷有關,就是說,今天銀州這個地方設城是在公元928年以后。

??? 銀州之名,首見于《遼史》:“銀州,富國軍,下,刺史。本渤海富州,太祖以銀冶更名,隸弘義宮,兵事屬北女直兵馬司。統縣三:延津縣:本渤海富壽縣,境有延津故城,更名。新興縣:本故越喜國地,渤海置銀冶,嘗置銀州。永平縣:本渤海優富縣地,太祖以俘戶置。舊有永平寨”(《遼史·地理志》二,中華書局印本,第469頁)。這里,《遼史》基本說明了富州與銀州的關系,即銀州“本渤海富州”。同時,《遼史》還記載了“新興縣,本越喜國地,渤海置銀冶,嘗置銀州”。就是說,渤海國在新興縣置銀冶,并且曾經置過銀州。但今鐵嶺不在渤海國的區域內,從遼代大范圍遷民的歷史背景可以斷定,銀州是遼將原渤海國設于越喜故地的富州更名后南遷過來的。就是說,現今鐵嶺這個地方,歷史上從未有過富州。

??? 《遼史》不僅說明了富州與銀州的關系,同時也說明了將富州更名為銀州的原因,即“太祖以銀冶更名”。如果仔細查閱一下各代有關鐵嶺地方歷史的史志書籍,你會發現,根本找不到在今銀州區這一帶有銀及銀冶的記載。民國初,東三省曾進行過大范圍的地礦調查,也沒有關于銀州有銀的記載。因而,在很長時期內,銀州之銀,都被視為鐵嶺一謎。

??? 銀州無銀,鐵嶺無鐵,這是歷史上地名僑置常見的現象。那么,古代的富州究竟應在何處?根據史籍所記,富州所在應具備四個條件:其一、為古越喜國故地;其二、黑水靺靺曾經居于其地或正在居于其地;其三、渤海國設其地為懷遠府;其四、其地產銀。只有這四個條件完全具備,才能做出正確的推定。

??? 首先,看一看越喜國和黑水靺鞨。越喜是隋以前的民族名稱,隋以后為黑水靺鞨之一部,唐代黑水靺鞨共有十六部,如:黑水部、拂涅部、鐵力部、越喜部等等,統稱黑水靺鞨。黑水靺鞨其地在今松花江以北,黑龍江流域,其南有粟末靺鞨,黑水部從未到過今鐵嶺一帶。

??? 其次,再看富州所在的渤海國與懷遠府。渤海疆域,約經過了一百二十多年才最后固定下來。盛時的渤海區域四至,《新唐書·渤海傳》載;“地直營州東二千里,南比新羅,以泥河為境,東窮海,西契丹。”《舊唐書·渤海傳》說:“其地在營州之東二千里,南與新羅相接。越喜靺鞨東北至黑水靺鞨。”合兩書所載,即南以泥河與新羅相鄰,東臨海,西接契丹,北至黑水靺鞨。比今地理,通行說法大體為:南至朝鮮德源附近的龍興江,東瀕日本海,西在吉林省乾安、長嶺和雙遼一帶與契丹相接,北達黑龍江省依蘭縣北,并以此為基點,東約沿七星河或撓力河越烏蘇里江,再沿比金河至日本海;西南方,約東起朝鮮孟山附近,越大同江后再過清川江,在義州北越鴨綠江,過丹東市北,再經撫順與新賓間、開原與昌圖縣間,達于雙遼縣境。在這個區域內,設有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。懷遠府應在這一區間。

??? 《渤海國志·地理志》載:“越喜部在黑水東南,今三姓以東至海地”。和田清在《東亞史研究》中,認為越喜故地當在同江縣東南。譚其驤等發表在《歷史研究》1974年1期上的論文中說,“懷遠府故城在今黑龍江同江縣南”。譚氏主編的《中國歷史地圖集》,置懷遠府于黑龍江以南,烏蘇里江下游以西至鶴崗市一帶。

??? 最后,我們再看看渤海的銀冶。銀州是以銀冶而得名,渤海盛銀冶,史書多有所載。“渤海產金、銀。在和龍北大地、寧安上京遺址、敦化六頂山等渤海國遺址都出土有金帶、銀釵等金銀飾件。公元814年(朱雀二年),渤海使臣高禮向唐朝進獻金、銀佛像各一個”(王承禮:《渤海簡史》第98頁。超星數字圖書館,SS10062650)。“渤海國有高度發達的金銀細作工藝”(翦伯贊:《中國史綱要》第493頁)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前蘇聯史學者從1935年開始對渤海史研究的考古發現,他們在黑龍江流域、松花江下游一帶,發現并發掘了一些靺鞨的文化遺存,在一處房址中,發現了18個完整的和6個殘損的熔煉金屬的坩鍋,“其中有14個已經用過:鍋壁掛有各種顏色的金屬凝結物,有幾個坩鍋的壁上掛有黃金和白銀的遺痕。坩鍋的壁較厚,上部厚為5--7毫米,底部厚達10--12毫米。高6--9公分,口徑4.5--7公分”。“大坩鍋可以容納300~400克金屬。這些金屬足夠用來鑄造刀、箭頭等等。小坩堝可以熔化70~100克金屬,可以用來鑄造一些小型飾物”(E·N ·杰列揚維科:《黑龍江沿岸部落》,第62頁。超星圖書館 SS10062276)。這些考古資料是判斷渤海國銀冶比較發達的基礎。

??? 根據前面所說的四個條件,按照《中國歷史地圖集·渤海》所標今黑龍江岸邊的同江縣至鶴崗市一帶為懷遠府地,那么還應該看這一帶是否產銀,如果此處無銀,則不可能是懷遠府地。經查資料,鶴崗周邊有許多古遺址,如鶴崗梧桐河古城遺址,鶴崗以西的南岔、金山屯、烏馬河遺址等,特別是據鶴崗西幾十公里有一地名西林,今為黑龍江省重要的白銀產地,“主產鉛、鋅、硫化鐵、白銀” .將此四個條件合至一處,可以初步推定,古渤海國的富州或新興縣應在今黑龍江省鶴崗市以西的西林一帶。

??? 至于把現今銀州當做當年銀冶發達之地,純系對《遼史》的誤解。《遼史》所記“太祖以銀冶更名”指的是位于黑龍江的越喜故地,當年位于越喜故地的富州及新興縣銀冶比較發達,公元926年遼太祖滅渤海時,以銀冶故將其更名為銀州;公元928年東丹國南遷,將懷遠府民遷至今鐵嶺一帶,已由富州更名為銀州的原懷遠府銀州被遷到現今鐵嶺縣仍名銀州,同時遷來的還有新興縣、富壽縣、優富縣。后來金代廢銀州置新興縣,亦與其在渤海時期曾名新興有關。這或許可以比較完整解釋“以銀冶更名”這句話的全部含義。

??? 綜上所述,鐵嶺城的歷史并非始于富州,富州是渤海國最初設于黑龍江一帶的城邑,后來遼滅渤海,以其地盛銀冶之故,更名為銀州。兩年后將其州縣及屬民南遷至今鐵嶺縣地,仍名銀州。據此而論,說鐵嶺城的歷史始于唐朝是不正確的;說鐵嶺置邑始于富州是不確切的;鐵嶺城的城史應從遼代銀州開始。

??? 近年,對于銀州之名也曾出現另外解釋。1998年《鐵嶺日報》第四版刊登一篇周向永先生之作《遼北史地考疑二則》,其中一則《銀州之銀非由銀冶》,對解銀州之謎可作一說。

《銀州之銀非由銀冶》:

??? “銀州名源,多以《遼史》載“太祖以銀冶更名”為據,凡涉及于此的文字皆作如是說,輾轉引述,陳陳相因,庶幾成為定論。但若細細追究起來,銀州因銀治得名說,還真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。鐵嶺無銀礦。文物普查和各類文物調查所發現的各時期古遺址中也不見銀冶遺跡。或以柴河鉛鋅礦當之,筆者亦曾就此進行過專項調查,所見及采集標本,多為明清遺物,明以前遺物不見。以柴礦作古銀治之說,缺乏考古資料的實證根據。

??? 考銀州之“銀”,當由“延津”二字急讀得之。延津州是唐在這一帶新置十四個羈靡州之一,歸屬唐安東都護府。筆者曾著文詳考,其舊址在今鐵嶺縣催陣堡鄉張樓子村附近,為一土筑山城,現南北門甕城結構、附墻馬道、墻上瞭望臺等遺跡保存尚好,城內陶器殘片就豐厚論,實屬罕見。

??? 延津名謂,易使人想到津梁渡口,張樓子山城東南墻下雖有凡河婉蜒西流,然史籍中未見此處有過津梁敷設的記錄。古人向以天上星宿對應地上州域,如燕冀與箕、尾二宿的關系,遼南京之析津府,今海城附近的析木鎮稱名等等皆屬此例,此延津者亦然。史載,在唐軍薄臨今之岫巖之際有一銀城“自拔遁去”,而且跑到了“數百里”之外,落腳在哪沒能確指。以史籍中記載的當時戰事分析,銀城遷徙除北遁外別無它路,跑到今張樓子村附近傍河筑城,又有不遠處的今催陣堡山城以作依托,極有可能。銀者,銀河也;銀河渡口,稱天漢之津。唐政權取其“銀”義,因老路改而稱作“延津”;此后遼據其地,又以野老傳聞之音或今已不見的宮廷史料,更“延津州”為“銀州”,如合符契,順理成章。而以銀州之銀為銀冶,正如以鐵嶺為鐵礦之嶺一樣,皆屬因字生訓之例,不足憑信。”(原載《鐵嶺日報》1998年7月8日第四版)

信息來源:《鐵嶺歷史與文化》

主辦單位:鐵嶺市人民政府  技術支持:鐵嶺市信息和大數據服務中心
地址:鐵嶺市凡河新區金沙江路28號 郵政編碼:112000
遼ICP備12015122號
遼公網安備21122102000183號 郵箱:2198743834@qq.com
網站標識碼:2112000009 網站地圖

Smiley face
成年性色生活片-欧美成年性色生活片-色妞免费九九人大香焦_小老弟影院_大香蕉尹人